社長專欄 深入剖析時事

Dec. 15, 2020

2010年10月21日周四上午應邀到台中逢甲大學做觀光產業專題演講,中午12點下課後,發現手機有十數通公司未接來電,在心理忐忑下波回撥公司,公司承辦業務說,大陸來台旅行團的車失聯,可能因為梅姬颱風卡在蘇花公路,我立刻趕高鐵回台北了解狀況,當時心裡有一股莫名的緊張。回公司後招開緊急應變會議,還是以車輛受困通訊中斷的應變為主。直至10月22日上午接獲消息車輛應該是被大量土石流擊中落海,來自各方的詢問、國內外媒體、大陸組團社,旅客家屬,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軍警搜救單位等等電話沒停過,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造成了20大陸團員死亡(我公司廣東團19人,其中17名來自珠海、2名來自湛江,另外北京某團1名北京導遊),連同台灣人共26死。在外海尋獲2名大陸團員遺體,其餘未能尋回。這是最嚴重的大陸赴台遊客交通事故之一。

意外事件處理與善後的過程承蒙台灣觀光局、大陸旅遊局,海協會,海基會,旅行公會全國聯合會,旅行業品保協會,台北旅行公會,宜蘭旅行公會,導遊協會,領隊協會,公路總局,軍警單位,乃至行政院,給予大力幫忙,才使得公司能夠處理如此重大的旅遊意外事故。而在事故處理過程中,花蓮縣政府秘書室打電話至公司表示,花蓮縣長傅崐萁要帶領花蓮鄉親北上陳情,希望給花東民眾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希望我能一同出席,當時我因罹難者家屬還在台北,必須陪同處理相關善後事務與接待工作,不克參加而婉拒,但是心裡想的是,如果蘇花公路的路況能早日改善,或許就不會有此憾事發生。

蘇花公路是全台灣最美的公路,但也是最危險的公路,平日落石不斷,大小事故頻繁,然而興建蘇花高速公路案,該計畫最初於1990年2月由李煥內閣核定之「改善交通全盤計畫」中將此列為「環島高速公路網發展計畫」之一,但是中間20年過去了,歷經多任總統多任內閣,在不斷的政治角力與環評等諸多爭議下,而先後變更為「蘇花公路替代道路」(「蘇花替」,2008年)、「蘇花公路改善計畫」(「蘇花改」,2010年)以及「國道東部公路蘇澳花蓮段」(2011年),與後來2011年動工的台9線蘇花改為不同路線。其中便因為2010年10月21日的遊覽車重大事故發生,公路總局為回應民意「安全回家的路」訴求,基於花東環境保育及社會公平之精神,建構於強化路線抗災維生性及運輸安全服務性,蘇花改計畫的目標為改善蘇花公路的安全性與可靠度,而非提升蘇花路廊公路運輸量,加速通過環境影響評估,於2011年1月29日開始動工。蘇澳-東澳段已於2018年2月5日通車,而南澳-和平段及和中-大清水段已於2020年1月6日下午4點通車,蘇花公路改善計畫總建設經費為新臺幣551.73億元。而沒有納入蘇花改的路段,交通部再耗費360億元,推動「蘇花公路安全提升計畫」,簡稱蘇花安,規劃長度約19.1公里,分為長約9.4公里的東澳~南澳段,長約4.8公里的和平~和中段,以及長約4.9公里的和仁~崇德段,部分路段改走新路線,部分路段與舊蘇花公路共線,可行性研究已於2019年12月20日獲得行政院同意,希望能在2022年底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並開始動工,目標於2030年底前竣工通車。

花東居民一條安全回家的路,旅行團一條安全旅遊的路,等了28年終於第一階段通車,而今年是蘇花公路遊覽車事故發生的10周年,回頭想想卻是百感交集,環境影響與居民安全,經濟發展,相互角力20年,非要等到重大事件發生才能加速通過環境評估,心中不免難過。而在2011年12月,台9線蘇花公路114.2公里處的觀景台,新建了「蘇花公路安魂碑記」,由宜蘭佛光大學教授卓克華所撰,以紀念2010年10月因為這起事故而不幸罹難和失蹤的民眾與遊客。碑文如下:

蘇花古道肇建,始於前清同治末年提督羅大春所闢。日治末期日人復拓,名斷崖公路。光復後拓寬延長,正式命名蘇花公路,於東部交通運輸,裨益甚鉅。此路依山傍海,一旁斷崖壁聳,幾無插足,一邊海天蒼茫,寒波射斗。雖有山海美景,更有山海之奇險。通路以來,地震坍方不絕,颱風暴雨時有道路阻斷,有行路之難。民國九十九年十月,梅姬颱風來襲,與東北季風共伴,暴雨橫空傾捲而來,山水高漲,海潮外湧,遍地土流,漫溢氾濫,造成用路民眾四百餘人受困,車輛墜海,死傷失蹤者二十六人,為八十年來最慘重災難。今碑體粗成,魂魄安奠。余登臨眺望,雖光景改觀,仍有青山白骨之哀,行旅至此,不免悲咽太息。學棣簡崇濯君,囑作碑記,期慰幽魂。余愧不能文,略為整衣,謹以五柳先生詩祝奠:「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誦畢告退,時明月照空,朔風勁哀,天上人間,一片耀眼。

文中將蘇花公路的奇、險、美詮釋得很好,也哀悼不幸罹難的旅客,十年間每次經過此處,難免一陣鼻酸,除祝禱罹難者的英靈能在美麗的太平洋安息,更希望蘇花公路的改建計畫能加大加快地進行,更希望東部鐵路拓建工程也能順利落實,並加強蘇澳到花蓮海上藍色公路的推展,除了給東部居民更多更安全的返鄉路,也能提供遊客一條安全的旅遊路線。

 

Dec. 15, 2020

   中秋節連續假期,宜花地區不意外出現「報復性旅遊」人潮及車潮,蘇花路廊北往南車流量在10月1日單日達高峰2萬1000輛次,北返車流最大出現於10月3日約1萬8000輛次,4天連假車流都超過道路可服務容量,蘇花改與雪山隧道假日大塞車不是新聞,已經是生活日常。

    而蘇花改通車後對宜蘭地區的遊客型態也有一些改變,以居住人口最多也是最大的旅客課源,雙北地區而言,以往的旅遊行程安排不管是自駕還是參團,大多是宜蘭二天一夜遊,花蓮三天二夜遊,以之前雪山隧道通車為例,宜蘭行程常改為當天往返,尤其以礁溪的感受最強,假日泡湯客變多但是住宿客變少,另外北迴公路上的坪林以前是中途路過型的景區與交通集散地,遊客也瞬間變少,往日榮景不再。

    就像是卡通電影「汽車總動員」(CARS)中所描述,因為六六號高速公路開通,原本因為南北遊客匯集停留補給而繁華的油車水小鎮沒落了,而蘇花改通車後前往花東的遊客確實有明顯的增長,蘇花改每逢假日必塞車,人潮變多了,但是宜蘭的觀光產業有機會發展嗎?

    蘇花改帶動的是以花東為目的地的旅遊熱潮,許多原本花蓮三天二夜遊的旅客,變成花蓮二天一夜遊,宜蘭從本來停留型的景點,變成路過型景點,停留時間變低,消費金額變少,在宜蘭停留的地方變少了。

    因為遊客型態的轉變,產業的因應也要隨之調整,停留型景區的餐飲服務發展、旅遊紀念品與土特產品的銷售變得更重要,因為旅客旅遊天數變短所以旅宿業會流失一批顧客,但是旅客母數變大,如何將宜蘭再次升級打造成為旅遊目的地、住宿點,也需要觀光主管機關以及業者的努力。

   「交通為觀光之母」一條公路的興建與開通,提供了當地居民與旅人的安全與便利,也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機會,但是在此同時產業的結構也悄悄的在轉變當中,如何順應轉變也值得宜蘭的觀光業者深思。

Jan. 24, 2019

    旅遊有淡旺季之分,淡旺季取決於假期因素,市場有一定的自由機制,在供需法則下自然運營,除了國旅基本盤,加上外國遊客的市場,市場榮枯自有循環。

各國政府在遇到天災人禍或不可抗力的因素,常使用獎勵補助的方式來刺激市場,許多先例可循。冰島金融危機政府破產,當時冰島政府立刻推出冰島航空紐約飛首都雷克雅未克一百元美金機票,吸引大批美國遊客入境觀光,日本北海道大地震,日本推出史上最威80億日幣北海道旅遊方案,一時間大量日本遊客湧入北海道,對外國旅行社也提供配額專案補助,當時台灣旅行社拿到的補助名額專案團一上架當場秒殺。這些都有一個特點,救急

    旅遊業是最脆弱的行業,每每一個天災疫情或動亂,遊客會瞬間消失,轉向其他地區,補助方案是刺激休閒動機的外在因素,但是現在的政策在補助旅遊上已顯浮濫,回顧2018年,從花蓮地震補助,到南灣計畫,暖冬遊,暖冬遊2.0擴大版,桃竹加碼版,幾乎補助案從年頭補助到年尾再到年頭,隨之而來的是特色小鎮旅遊補助,蔡政府甚至提出淡季常態補助。當補助變成常態,真有嚇死寶寶了的感覺,隨之而來的政府大撒幣批評也來了。

    暖冬遊補助即將於1月退場,潮水退去2月份春假後很多的業者開始擔憂,面對住房率下降收入銳減,希望在加碼補助,這樣真的好嗎? 經濟大環境的不佳,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後國民消費意願的降低,使得國旅內需基本盤支撐力不足,外國旅客成長緩慢加上入境後多留在台北附近停留,觀光業的營運自然表現不佳。

這些是根本問題,也要從根本解決。

    台灣的觀光缺乏國家級的戰略政策,唯有將觀光業比照科技業扶持,比照日本訂定觀光立國政策,投入資源讓觀光產業升級,並將觀光局位階提升,提供更多的人力與預算面向全世界爭取客源,開放天空讓航班能便利申請航線航權,開放港口爭取國際郵輪泊岸。這些都是長期的基礎工程,或許不能像補助案短時間看到人氣,但是體質一定會變強壯。補助是鴉片,吃久了旅客會期待,業者也會期待,吃的時候精神奕奕,上了癮斷了藥,都是痛苦,慎之。

Jan. 20, 2019

大學法公生於民國37年1月12日,卒於民國107年4月27日,享年70歲。

嗚呼哀哉!大學法公之生於世,七十有年。先有文忠,後有茂昆;卡管有成,拔管有功;英子有所恃而不恐,小人有所畏而為之。台大大川喬嶽,不見其運動,而功利之及於物者,蓋不可以數計而周知。今大學法公之沒也,赤子無所仰芘;朝廷無所稽疑;非綠色即異端,而爺們至於用夷;君子以為無為為善,而小人沛然自以為得時,台大深淵大澤,龍亡而虎逝,則變怪雜出,舞鰌鱓而號狐狸。

昔綠先君懷民主於世,非法治則莫能致;今不肖無狀,強行出入,受教於門下者,升官於茲。聞大學法公之喪,當匍匐往弔,傅鐘黃巾,念古人以忸怩。願緘詞千里,以寓一哀而已矣!蓋上以為天下慟,而下以哭其私。嗚呼哀哉!尚嚮!

台北城市科大專任助理教授 李奇嶽 敬禱

本文源自 蘇軾(祭歐陽文忠公文)

Jan. 20, 2019

2018年12月25日觀光局收到了一份盛大的聖誕節禮物,越南旅行團153人透過觀宏專案申請入台後,152人逃脫,僅剩領隊一人。也讓大家開始討論所謂觀光新南向政策,針對東南亞各國採取大開放政策是不是出現問題,有沒有甚麼漏洞呢?

什麼是觀宏專案呢?
自馬政府時代2015年11月1日起實施,試辦至2019年12月31日止,適用於印度、印尼、越南、緬甸、柬埔寨及寮國等6國人民,透過參加交通部觀光局指定的當地國旅行社團體旅遊或企業贊助之獎勵旅遊團(5人以上)申請電子簽證來台,原則發給單次入境、停留期限最長14天之停留簽證團進團出,團員依照旅行團隨團抵、離境,凡脫團自行來台者將被拒絕入境。

觀宏簽證手續簡單,旅客不必附財力證明,先前只有零星脫逃,實施3年約150人,但是此次152人集體脫逃是目前台灣觀光史上最大的脫逃案件。

民進黨政府執政後對於觀宏專案的國外合作組團社資格審查放寬,簽證審查期縮短,提高南向國家包機來台獎勵金額,確實這二年有許多東南亞旅客入進台灣旅行,也補充了一些陸客市場消退的產值。逐步放寬的簽證制度帶來了快速成長的人數,也伴隨著觀光管理的問題。

台灣的觀光要發展,要讓各國旅客方便來台觀光簽證制度一定要放寬,包含大陸來台的簽證也應該更寬鬆,這樣是有助觀光的發展的。日本與韓國對東南亞國家與大陸旅客的簽證制度也是走放寬的路線,入境日韓的東南亞旅客與大陸旅客也成長快速,所以開放免簽或放寬觀宏專案簽證方向是正確的。但是隨著快速開放與上升的旅客數字,一定會有負面的衝擊,例如非法滯留、非法打工、假觀光真賣淫也是時常登上社會新聞版面。這些就是屬於觀光管理的問題了。

旅行社是沒有能力管理的受害者,陸客來台簽證與觀宏專案簽證,其中台灣的地接旅行社,為了接團都要簽下保證責任,如果發生行方不明脫逃事件,大陸旅客脫逃一人旅行社罰款是10萬元,如果這團152人是大陸客,該旅行社處罰1520萬,我想應該關門大吉了,而觀宏專案的規定是要負擔遣返費用,152人得單程機票也要5000元至8000元,也是上百萬的費用,對於旅行社而言實在是不公平條款,簽證核發旅行社是無能為力也不應負責的,這點實在有修正必要。也充分體現出政府不敢承擔管理責任,將旅遊業拉墊背的心態。

這個案件是典型的人蛇集團有系統的計畫,日本韓國也都有發生過,甚至早年台灣人赴美也發生過,不應因噎廢食而走回簽證緊縮的路線,但是加強外籍旅客的管理與取締卻是刻不容緩的,情治系統對於國際人蛇集團的掌控,外事警察與移民署專勤大隊的人力物力都不足,若台灣要走向超級觀光大國的行列,現行的外事管理必須投入更多資源,對於逃脫旅客與查獲人蛇集團的罰則與的可以考慮提高,而非加諸在旅行業者身上。發展經濟是當務之急,加強管理是政府之責,兩件事應該分開來找一個平衡。